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孤独的驼羔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6日 16:35:04 游览量: 155

简述:

他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毡包里,透过天窗望着天上的星星,星星朝他不断眨着眼睛……忽然,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来

  他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毡包里,透过天窗望着天上的星星,星星朝他不断眨着眼睛……忽然,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来了声,他突然觉得这眨眼的星星,就像乌日音图雅(1)的眼睛。似的,真像呀,真像……

  哦,满都拉图(2)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荒唐事情,是呀。谁没有年轻过?

  那是哪一年?哪一年?哦,水虎年?还是羊儿年?他去宝音(3)家喝酒。是呀,宝音请你去喝酒,你能不去?那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伙伴呀。他不能不去,就是再远,也要去。

  可是,那一天,有人说他喝多了。他不信,我堂堂的满都拉图能喝多吗?就是喝下整条的呼和木伦河的酒,他也不会醉的。只要他还能跨上马背,那他满都拉图就没有醉。

  天色很晚了,他却坚持要自己骑马回去。宝音瞪着牛蛋一样的眼睛,指着他说:“酒还没喝完?你敢走?”

  “我没醉,困了,就要睡觉。不走,睡到你的毡包里吗?”难道我满都拉图眼睛不好使了吗?也不看看宝音的老婆乌吉斯格朗(4)的那双发情的眼睛,是呀。乌吉斯格朗的眼睛里喷着欲望的烈焰,都想把宝音吞食了,用毒毒的目光剜着他满都拉图。

  乌吉斯格朗心里肯定在骂:满都拉图,你咋还不走?你没有老婆,人家宝音是有老婆的。晚上,宝音还要和老婆爬肚皮。你们喝成这个样子,怎么爬肚皮?

  满都拉图觉得人家乌吉斯格朗吃了他的心都有,他不能不懂事呀。所以,他坚持要自己跨上马背,回到自己的毡包里去。

  宝音的牧场离满都拉图的牧场只有三十里远,骑马就抽一支烟的功夫,男人么?这点路,还能叫路吗?抽一支烟的功夫。

  他骑在马背上,低着头打着瞌睡。

  乌日音图雅对他说过:“满都拉图打的呼噜,顶风十里都听得见……”后面的话,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私房话,别人就不知道了。她后面的那句话是:“呼噜打得响的男人,爬女人的肚皮时,有劲……发情的女人,就需要这种的男人。”

  满都拉图觉得会发情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女人不会发情,那还能产下健壮的羔子吗?他摇了摇头:坚定的认为——不能。

  小驼羔的叫声惊动了他,他爬起来。穿好皮袍子,提着一小桶牛奶。他知道小驮羔那是饿得。想到这里,他有些伤感:早春的牧场,草儿还没有醒,是牲畜们最难熬的日子,一个冬天的饥饿,很多牛儿、羊儿由于饲料不足,瘦弱的似乎站不起来了。这个时候产羔,不是羔儿的母亲挺不过来,就是羔儿难以活下来。

  有时,瘦弱的牲畜成群的死去。牧人只能眼泪巴巴的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是的,这峰小驼羔产下来,母驼就死了。他把牛奶撒在驼羔的身上,让刚落地的驼羔先闻到的是牛奶的味道,牠也许会把母牛当成自己的妈妈,只有喝牛奶牠才能长大呀。

  他觉得小驼羔很可怜。用奶瓶给小驼羔喂牛奶,小驼羔拒绝了好长时间。他有些伤感的哼起来劝奶歌。最后,小驼羔终于张开了嘴巴。是的,牠如果不张开嘴巴,也会死去的。

  给小驼羔喂饱了牛奶,牠安静下来了。

  满都拉图又睁着眼睛,望着天空闪烁的星光。他忽然听见草儿生长的声音,是的。那是草儿生长的声音,草儿在地皮地下窝了一个漫长的冬天,攒足了劲。使劲的往出长着,是呀。春天来了,草儿们该醒了。

  是的,草儿们都醒了,老满都拉图醒了吗?

  自己先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是的。自己也该醒了。草儿都醒了,满都拉图能不醒来吗?他很想去探望自己光屁股长大的宝音,可一个人照顾这些多的羊儿,没人帮忙,怎么能走得开?

  是的,回到这片魂牵梦绕的牧场已经快半年了,还没有四处走动一下,他要告诉周围的乡亲,他满都拉图回来了。
 

  二

  满都拉图是这片牧场长大的牧人,后来他长大了,上学了,去市里工作了。老了,退休了。就又回到自己的这片牧场。也真是的,这片牧场是自己侄子的牧场,年轻人非要向往城里的生活,就把牧场仍给了他。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5592.html

文章标题:孤独的驼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