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笑山荡溪小说】发疯的病毒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7:23:34 游览量: 189

简述:

耶!世界著名儿童作家满文仓呕心沥血创造的童话故事《母蚊子和公苍蝇历险记》在网络发表后,引起了相当的轰动

【笑山荡溪小说】发疯的病毒

      耶!世界著名儿童作家满文仓呕心沥血创造的童话故事《母蚊子和公苍蝇历险记》在网络发表后,引起了相当的轰动,点击率如雨后春笋似的昼夜攀升,褒扬抨击交锋那是异常的激烈。争强好胜的他立即在攻击和赞扬声中进入了小说的修改阶段。这几天手指头没有离开过急剧敲击的键盘,正昼夜不眠地为其中跌宕情节绞尽脑汁。也许满文仓会让我们拥有更多的新奇,可以令世人刮目相看,心服口服。
谁都知道蚊子和苍蝇骚扰人的生活,能传播多种疾病给人类。母蚊子喜欢吸人血,使人坐卧不安,不能正常休息睡眠和工作。苍蝇是多种传染和寄生虫病的传播媒介。由于苍蝇的身体和脚上具有很多细毛,在它飞到粪便、痰液等赃物上取食时,就把带有病菌和生虫卵的赃物粘到身上、脚上,在飞到人们的食物上取食时,飞快地把病菌传给人们。可是人家激情四射的满文仓却为爱恋蚊子和苍蝇在振臂呐喊,创作它们为夺取自身的生存自由空间而四处飞翔出击,誓死把残酷的战斗进行到底。
众所周知,当今世界上蚊子和苍蝇消灭多少,就会繁衍多少,从来没有见其稀缺过。尤其是其来之能战的、为了一己私利到处钻营的、恬不知耻的、不择手段的活动,更使我们闻风丧胆。即便是这么的近在咫尺的危险,我们却要时时刻刻和这两位脏兮兮的宿敌面对,以至朝夕相处。让人大跌眼镜的满文仓创作的蚊子和苍蝇却逃离人们的围追,为了温饱和爱情,历尽千难万难,飞奔月亮,寻找世外桃源,建立了蚊蝇自由王国。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女记者热粘皮头版头条仔仔细细地描述了小说的脉络梗概:当时的人类科学家发明了一种给力杀虫剂,蚊子和苍蝇一闻便纷纷倒毙。主人翁昆虫学家冯欲存的蚊蝇实验室也被有关部门强行取缔并喷洒,蚊蝇自然是一扫而光了。灭蚊蝇的环保特遣队走后,痛哭流涕的冯欲存撕掉封条破门而入,侥幸发现一只母蚊子和一只公苍蝇在垂死挣扎。他惊喜地立即进行了抢救,母蚊子和公苍蝇竟然活了过来,这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苍蝇和蚊子了。冯欲存为大难不死的它们起了漂亮的名字,母蚊子叫丽美,公苍蝇叫利稀,带着它们踏上了与追杀的环保特遣队周旋的漫漫征途,东躲西藏,历尽七七四十九次苦难,最终上了月球。
这时的月球上有白骨精开发的经济科学园区,专门吸收各种稀奇古怪的发明家搞实验,且给以经济援助,不收取任何费用。冯欲存的科学选项正和白骨精的心意,不但免收一切苛捐杂税,还特意给其提供各种便利,并出资为他盖了一间新的实验室。
在月球实验室里,冯欲存主持了苍蝇利稀和蚊子丽美的婚礼。为了它们生产新的昆虫种类,冯欲存用自己的鲜血喂养它们。终于新的生命产生了,冯欲存为它们起名叫:蚊蝇。利稀和丽美繁衍速度惊人,没到5年,蚊蝇就成为月球上最大的种群。庞大的蚊蝇队伍交配需要的人血,仅仅靠冯欲存抽血供给已经远远不够了。无奈的冯欲存割腕自杀,为了蚊蝇做出了举世无双的无私奉献。月球的动物界一个个被蚊蝇部队征服,白骨精一伙也难免其猛烈地追杀,仓皇出逃去了遥远的火星苟延残喘,利稀和丽美成了月球蚊蝇王国政府的国王和王后。一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它们,没有人类的血液供给,它们是不能繁衍后代的。蚊蝇王国最终还是要灭亡的,这怎么能行呢?利稀和丽美开始派遣别动队袭击地球,开始了血腥的绑架人类活动。在《我们是害虫》的军歌声中,一场蚊蝇挑衅人类的大战在太空拉开了惨烈的序幕……
今年夏天,最吸引人们眼珠子的地方,已不是网红女性纤纤玉臂和修长美腿,也不是肥瘦适中、露肚脐眼的小蛮腰,而是女记者热粘皮报道的满文仓导演的人与蚊蝇生死决斗的恢宏大场面。满文仓要再添盐加醋地把仇杀血淋淋地进行下去,斗志昂扬的他当然要修身养性,能够心平气和,玩命把奇谈怪想发展下去。为能使自己清心寡欲地完成巨作《母蚊子和公苍蝇历险记》,一万年饮誉天下,令世人刮目相看,一个人在卖命奋斗、无暇顾及享乐的同时,还是要和现实中的苍蝇暨蚊子巧妙周旋。要让抽穗的梦想把困惑的现实照亮,这近乎荒唐的想法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这也许会帮满文仓思维过渡直达解脱的彼岸。
   在女记者热粘皮的鼓励下,满文仓始终认为,这并非沽名钓誉的“嗡嗡嗡,嗡嗡嗡”声音听得时间久了,什么都可以习惯成自然,什么都不会引起他的厌恶,反而会启迪他奇妙的羽翼疯狂翱翔。与人为邻的苍蝇就这么一直飞着,满文仓就这么一直这么思考着。行事周密的蚊子需要等到天亮的时候出走,很挑剔的它们可以随意在吟诵,可是绝不随意开咬……满文仓就这么一直望着。也许他会把苍蝇牢牢记在心里,然后慢慢地消化掉……也包括蚊子。世事往往就这么天真的可笑,蚂蚁踏得锅盖响,老鼠骑到猫脖项。让多情的害虫也演绎着美好的一面,说明老天在全力支持满文仓责无旁贷地完成巨作。
满嘴跑舌头的女记者热粘皮信誓旦旦地说,满文仓对蚊子和苍蝇的认识不是市井琐谈,也不是经世致用之学。小说有时就是通过诙谐玩笑的方式比一本正经的教诲方式更有效果。不过,女记者热粘皮对读者发问:你们教育我们的孩子去向哪里?一概不予回答。
霏微下,天将晓,世界著名儿童作家满文仓的手臂和腿部被不挑肥拣瘦的蚊子们狠狠地咬了十几口,原来雌蚊是需要吸人血生育繁殖的。“啪”热得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满文仓下意识地一巴掌拍死了一只吸血的花腿蚊子,被迫醒来,没有了世界著名儿童作家的头衔。啊呀,他仍是个文学业余爱好者,还是活在苍蝇乱舞的悲剧中。哎哟,这原来是满文仓的一个快乐的梦。嘻嘻,哈哈,别人抛砖引玉,满文仓扔砖头砸到粪池里,苍蝇乱了营,“嗡嗡嗡”噪音四起。满文仓的文字梦在悲伤中飞快地死去,回归原点,隔断痛苦与困窘,一切都是个异想天开的传说童话。
是新闻忙中出错,还是满文仓花了眼?都不是,是女记者热粘皮的连续报道。打开当日的报纸,报眼郑重其事地刊登着:作协会员、闻名遐迩的文学大师满文仓真正向世界著名儿童作家桂冠发起冲击,惊世之作《母蚊子和公苍蝇历险记》即将喋血出炉!
头条便是:每一只苍蝇,都是一座“蛋白质宝库”。有人在根据女记者热粘皮对满文仓的童话故事中的介绍,准备去月球扑捉驯化野生蚊蝇成为巨型“文明苍蝇”,且使它成为日常人们餐桌不可缺的美味绿色佳肴。
第二条更炫,说是某超级大国的科学家依据满文仓发现蚊蝇能飞行800777公里的长距离,而且在超音速度极快的情况下,还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前后滚翻、俯冲、急转弯、突然加速或减速等“高难动作”。目前正在积极培养此种蚊蝇在飞行中进行超音速快速交配,发展变种,为研究发展新一代疯蚊战斗机或轰炸机做充分的准备。为此,特重金聘用女记者热粘皮为新闻独家报道人。
呵呵,难道说因为满文仓的蚊蝇让这个世界乱了套了?不会吧。满文仓始终坚持认为,他只是写一只蚊子,或者一只苍蝇,每天在扇动自己的微弱翅膀,至于会产生什么效应,那不是他能主宰的。真的,他的思维在不同的环境中迈步,在奇趣的道路上崎岖前行。面对赞叹或悲哀,万岁或秽言, 抛花或砍砖,他觉得这往往取决于读者从不同角度的发泄心情。同在一片蓝天下,走着不相同的路,活出自己的韵味来,所以他心安理得地埋头写作,泰然处之应付不同的呐喊。
  记得左邻右舍翘大拇指夸奖他长得也有艺术气质之时,正是他在女记者热粘皮连连采访文章发表之际,好像是打了激素,奇异的写作瘾越来越大,每天晚上通宵玩文字游戏,已经成为他雷打不动的事情。苍蝇和蚊子出生的时候都是原创的,可喜的是,我们的满文仓大虾飞跃地把它们变成盗版的。这是幸福的开始,还是悲伤的结局。还没有思考让故事梗概来龙去脉清晰起来的满文仓突然觉得异常的闷热,头晕了起来,天旋地转……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异常的现象呢?原因是他不正经吃饭,不正经睡觉,为码字游戏超常规的出卖体力,身体瘦得皮包骨头,一阵风儿就能吹倒,或许正因为他太虚弱,抵抗力太低,在苍蝇和蚊子的疯狂夹击下,得了非常严重的病毒性脑炎。隐隐约约地我们听到了抢救大夫看着昏迷不醒的满文仓摇头晃脑地说:“至于抢救过来的把握有多大,目前还很难说……”
满文仓感到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却清醒了过来,发现老天并没有塌下来,这时他在市人民医院的急诊抢救室里。他听到的第一句人话是被他在一部小说中称为“现在的医生越来越像凶手”的主治医师正在对助手说:“探求学问或了解事物,应采取极其诚实的态度,懂得就是懂得,不懂就是不懂,切不可不懂装懂。西尼罗病毒经蚊子传播的急性发热性疾病,可侵犯中枢神经系统,引起脑炎。这会令人痛苦不堪,严重时还会丧失生命。可是我没有听说这种病毒能引起人发疯,这满文仓还是世界上唯一的病例。”
好好的一个呱呱叫的作家,怎么就成神经病了呢?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满文仓头疼症状基本稳定了,但精神却越来越恍恍惚惚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糊涂时,他可以不顾场合和旁边是否有人,就随地进行大小便。
主治大夫们怕他在精神出问题后,神经错乱,会不顾一切地跳楼自杀,经会诊后决定,非常认真地捆绑了他的手脚。也就在这时候那个在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前,所表现出的不同寻常的耐心,且大胆无惧的专业性很强的女记者热粘皮为了得到新的第一手新闻资料,偷偷地躲过大夫和护士的视线,去采访被病毒感染的满文仓。被满文仓在另一部小说中表述认定“好看的脸蛋便能采访到头条”的女记者热粘皮说明来意,他示意有点儿姿色的女记者热粘皮解开捆绑自己的绳索,就可以回答她采访的所有问题。
当满文仓被女记者热粘皮解开绳索后,伸伸懒腰站了起来,阴阳怪气地大笑道:“哈哈哈,你想知道我现在最恨的是什么?是他妈的可恶的像你这样的女蚊子。”
不知所措的女记者热粘皮被他虎视眈眈的眼神吓得神经紧张起来,慌乱地说:“亲,我不是什么女蚊子,我是采访你的久经考验的亲密战友女记者热粘皮啊。”
满文仓突然发疯似的开始死死咬住女记者热粘皮的肩膀,“你这个可恶的变种蚊蝇,我咬死你。”
女记者热粘皮痛苦地连连大喊起来:“护士救命。快来人啊,大夫救命。”
在护士和大夫的大力介入下,女记者热粘皮被解救了出来。满文仓被重新捆绑在病床上,他仍然气喘吁吁地大叫,“放开我,我要咬死这个吸人血的畜生。”
主治医师殷切地对正在包扎伤口的女记者热粘皮说:“这种病毒可以导致人短暂的精神错乱,还会产生幻觉!不仅影响了自身正常的学习、生活、人际交往,而且给社会带来巨大危害。现在不管你是女记者或叫热粘皮也罢,最好远离他,不要再妨碍我们的治疗。”
狼狈逃离现场的女记者热粘皮收获了伤口,临走还听到了满文仓一句发狠地话:“记住了,可恶的热粘皮,是你害了我,你敢再来,我一定咬死你!”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640.html

文章标题:【笑山荡溪小说】发疯的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