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当我们谈“爱情”,我们在谈些什么?|七夕·文化评论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04日 22:57:20 游览量: 198

简述:

爱是一种生命的建构,一种崭新、活力世界的生成。

上世纪90年代初,非常善于写爱情的编剧坂元裕二写的《东京爱情故事》播出后,风靡整个亚洲。该片成为爱情电视剧的标杆之作,至今在当下短视频网站上经常以片段形式出现。小田和正演唱的片头曲一响,还是让很多观众激动莫名,直呼“我的青春回来了”。赤名莉香跟永尾完治在片中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成为很多人的“意难平”。但是大家慢慢都释怀,不以结果论英雄。莉香与完治之间那些经典爱情瞬间,在很多人的心中一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用现在网络词汇说就是“这糖依然好磕”。而且,电视剧中,人们对爱情的信任,人与人之间,甚至隔着荧屏都能感受到昂扬向上的人的活力气息,非常迷人。

《花束般的恋爱》剧照

30年后,坂元裕二写的电影新作《花束般的恋爱》,再次成为人们讨论爱情的现象级爆款,虽受疫情影响,依然在2022年上映后取得了不俗票房。影片讲述了两名文艺青年,因一次偶然的误车相识相知,随后陷入热恋,承诺相守一生。可惜爱情的甜蜜终敌不过生活的柴米油盐,两个契合的灵魂在现实重压下渐行渐远,这段感情最终也如同枯萎的花束般无疾而终。《花束》想要探讨的,是现实困境下个体情感的何去何从。坂元裕二在影片中特意规避了任何让故事走向狗血化、套路化的可能,旨在引导观众思考影像背后深藏的暗流,探讨“爱情枯萎”背后的深层原因。

很多人对《小王子》里的浪漫爱情念念不忘。殊不知,这部杰出作品的背后,也有一段真实的爱情故事。今年6月,《小王子》作者圣-埃克苏佩里与妻子康苏爱萝的情书通信以《小王子的情书集》为名结集出版,这也是二人情书通信被尘封77年后首次公开。圣-埃克苏佩里和妻子康苏爱萝,被研究者认为就是童话中小王子和玫瑰的原型。《小王子》首次出版于1943年,而现实生活中小王子和玫瑰的故事从1930年就已经开始了。1930年,圣-埃克苏佩里对康苏爱萝一见钟情,他在给康苏爱萝的第一封信中就写下:“我喜爱你的不安,喜爱你的怒气,我喜爱你身上一切尚未被完全驯化之处。”

对他来说,这位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异国女郎就是B612星球上不知从何处来的那朵玫瑰花,让小王子在爱慕的同时不知所措。康苏爱萝写给圣-埃克苏佩里的情书也揭示了童话中未能展现的“玫瑰”视角。正如圣-埃克苏佩里研究专家阿兰·维尔孔德莱指出的那样,“他在康苏爱萝身上发现了一个充满诗意与创造力的分身。”但从公开的情书中也可以看到,伴随着“狐狸”出现后,两人出现了互相猜疑与争吵。1944年,圣-埃克苏佩里驾驶战斗机在地中海上空失踪,和小王子一样从地球上消失,爱情自然也随风而逝。

生活的河流一直奔腾,不舍昼夜。只要生活世界在,人们就会遇到爱情,被爱情之光照耀,但也会遭受爱的折磨,承受爱的痛苦。关于爱的深度思考,也从未停息。鲁迅先生在他的爱情小说《伤逝》中也写了一段从萌发到消失的爱情。通过涓生的手记,鲁迅先生感慨:“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

无独有偶,法国当代哲学家阿兰·巴迪欧与鲁迅先生的观点是一致的。阿兰·巴迪欧在2008年7月14日与记者特吕翁做过一次长篇专访。文字稿被单独出版成《爱的多重奏》。这本书在豆瓣网上被中文读者不断重读、要句摘录,深受欢迎。

在这次访谈中,巴迪欧雄辩滔滔分析了他所认为的爱情的本质,犀利而深入给人很大启发。尤其是巴迪欧说,两个人理想的爱情称得上是“最小的共产主义”,也被包括学者刘擎在内的哲学教授引用,引发出圈效应。

巴迪欧特别强调了跟爱情密切相关的概念——“我们”。他提到,爱需要不断地被重新宣布“我们”。爱的敌人,乃是自私自利,而不是情敌。“我们”大于你也大于我。他在书中详细描述理想的一个爱的场景,“山村中,某个宁静的傍晚,把手轻搭在爱人肩上,看夕阳西下即将隐入远处的山峦,树影婆娑,草地宛如镀金,归圈的牛羊成群结队;我知道我的爱人亦在静观这一切,静观同一个世界,要知道这一点,无须看她的脸,无需言语,因为此时此地,两人都已融入同一世界之中。”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66365.html

文章标题:当我们谈“爱情”,我们在谈些什么?|七夕·文化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