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云在眉梢小说】疯邻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1:01:35 游览量: 149

简述:

=1= 天刚亮,我出了单身公寓。 离开戎州时,晨雾迷蒙的戎州桥上,不少国企失业工人正在聚集,抗议示威。 我要去

【云在眉梢小说】疯邻


       =1=
  天刚亮,我出了单身公寓。
  离开戎州时,晨雾迷蒙的戎州桥上,不少国企失业工人正在聚集,抗议示威。
  我要去的成都,从南至北有三百多公里的路途。
  穿过大半个省城,是去参加一次重要的面试。
  透过车窗瞥见沿途的城市,在建的高楼如戎州的春笋般正努力向天空攀爬,农民工脏兮兮的身影出没其间。
  想到十年寒窗又十年工龄的自己,一朝失去国企的光环,如今也是背井离乡,即将与他们同样的命运。
  所有被压抑的失落和忧愤在心底开始滋长。
  面试官一直紧绷着脸。末了,他微笑着对我说:赶紧租房去吧,下周一准时上班!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2=
  满城游走。熙攘的人群、繁华的闹市,都不在我眼里。我眼里只有四个字:房屋出租。
  城市偏僻一角。在一家属区的公示牌前,我停下脚步。正要拨打上面的电话,有人快速冲我过来。
  来人光头,小眼睛,整个身体象被发泡剂发泡过似的。
  “我有单身公寓房间,就在这楼上,带热水器。看一下?”浓浓的本地口音,说明他是本地人。
  我跟随他进了单身公寓。我把钱数给他,他把房间钥匙丢在我手指。他说:保管好!退房时一把不能少!
  又把嘴巴伸到我耳朵边,低低地说:隔壁那人是疯子,你千万莫理他!
  他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3=  这是国企的家属区,昏暗的单身公寓似曾相似,让我想起在戎州的日子。
  将房间收拾妥当,已到晚饭点。
  我拿着碗,锁门,准备到楼下的单位食堂打饭。一转身,我被惊了一跳。
  背后矗立着一个人,他又高又瘦,胡子拉碴的,一双大白眼在暗淡的灯光下很是瘆人。
  我微笑着招呼他“你好!”他却漠然地盯着我,没有反应。
  隔壁的疯子?!我突然想起房东的警告,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绕过他溜走。打了饭,我回到房间。
  由于房间空气不怎么好,我只将门虚掩着,没有关严。
  想到戎州的妻子此刻已下班回家,我一边吃饭一边给她发手机短信汇报情况。
  吃完饭,正要起身去卫生间洗碗,忽然瞥见房门被无声地推开了一点,一只手慢慢伸进来。
  那是一只五指修长而苍白的手,正伸向进门处的柜子上。柜子上面是我的钱包。
  “谁?”我一声吼,那手倏地缩了回去。
  我冲到门口,拉开门一看,楼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正疑惑间,或许吼声惊动了左面那一家三口的邻居,男人掀开门帘,探出身来问:怎么啦?
  我说:刚才有个人——哦,没什么!
  住在我右边的疯子邻居不仅精神不正常,居然还是个小偷。我太大意了!
       =4=
  到新疆出差,我在酷热难耐的阿克工地上待了一个月后,回到成都。
  外面大雨倾盆,楼道上都是乱风,光线很暗。
  我哆嗦着掏钥匙开门,钥匙却怎么也插不进锁眼。
  正纳闷,感觉脚下不对劲,用手机电筒照亮一看,门口居然一地生活垃圾。
  再照锁眼,有异物堵在里面!
  我靠!我忍不住骂了一句,马上给房东打电话。
  房东:兄弟别激动!别激动!千万莫跟神经病怄气!
  我:外面又是风又是雨,我又累又饿,拧着大包小包在门口进不了屋,咋办?
  房东:我还在外面,这样——你先在外面把饭吃了,找个开锁的把房间锁换了,其他回头再说!
  将旅行箱等东西放在门卫处,四处打听换锁的,折腾到天黑才进了屋。
  打扫干净房间,洗了热水澡,再吃了一碗泡面。
  身体暖和了,心里也安稳了。
  妻在电话里听说我与疯子为邻,还闹出这么多事,相当担忧,便催我退租搬家。
  听我说暂时不打算搬,她焦急地说:万一再闹出点啥,怎么得了!
    挂了电话,打开电脑上网,却怎么都连不了网络。
  检查连接线路,关了重启,不行。怀疑欠费,一查又不是这个问题。真是扫兴!
  郁闷中,我关了电脑,早早睡去。
  第二天早上出门,关门时我无意间发现门框上吊有宽带线头子。
  顺着线头往分子邻居方向查看过去,原来有数米线被剪掉了。
  我再一次忍了。
    天气渐渐凉了。熟悉的,陌生的,人来人往,邻居换了一茬又一茬。
  只有我与疯子邻居始终“不离不弃”。
  偶尔,在楼道或食堂相遇,他还会打招呼。虽然他苍白的脸总是面无表情,我还是感觉到一丝好感。
  从外地带回来的新疆灰枣、宁夏枸杞等特产,我几乎想送他一些,但想起房东中途一再强调不要招惹他,我数次作罢。
  =5=
       房租即将到期,搬家前夕的周末。
       我睡了一个懒觉起来,发现又上不了网。检查屋内线路,没问题。
  难道疯子邻居又把线给剪了?想到他最近的态度,我觉得不应该吧。
  到门外检查,从门框沿楼道到楼下,十多米的宽带线全不见了!
  这可恶的疯子!想到最后一个周末都不让我好过,我愤怒地给房东告状。
       房东还是那样,叫我不要惹疯子,问:再修修宽带不会要钱吧。
       我说应该不要,他放心了。我想起此前换锁是我垫的钱,我不提,他居然也不问。
  维修人员前来维修宽带的时候,我看见东北邻居家也有工作人员在忙着弄什么。
  过去一打听,原来他家闭路线被剪断了不少。
  我明知故问道:这谁这么缺德啊!东北人朝疯子邻居家努了努嘴,让我更加确信。
  我恨得牙痒痒,决定对疯子不再容忍。
  平时只要疯子在,他会把音响开到最大声,但今天一整天他房间都鸦雀无声,他人影也不见。       捱到第二天中午,我吃了午饭刚进屋,便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
  我冲到门口。
 “你等等!”我吼住了他。
 “你三番五次搞事,堵锁眼、砸玻璃、剪网线,门口倒垃圾......还每晚故意高声放音响,吵得人难以入睡!”
  他漠然地望着我。
       这表情让我小宇宙彻底爆发,我怒目圆睁嚷道:“你说,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恶战。
  没想到疯子站在门口半天没吱声,腰快弯成弓形,才支支吾吾了地说:这房子——本来是——是我的!
  是你的?我惊呆了!
  原来,疯子婚后,单位多给他分了这间单身房间。单位破产后,老婆也跑了,这房间一直空着。
  而房东是宿舍管理员,私自将这房间租给我后,疯子心有不满却无处诉说。
  所以这一年来他没事找事地折腾。
  说完,他嗫嚅着说: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是为他!并一再向我保证下不为例。
  我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关上门,愣在房间里很久。
       想起一年来这疯子,不对,是这个右邻,一年来他的表现,以及我对他深深的误解。我在想:到底谁才是疯子?
  妻来电说,一家私企已收购我原单位,我住过的单身公寓也要拆了。另外,新企业主希望我回去上班,
       我叹息道:不可能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710.html

文章标题:【云在眉梢小说】疯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