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王树国散文】一切为了孩子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1日 02:07:20 游览量: 199

简述:

小华参加特岗考试,首选旮旯村小学。这里四季如春,像世外桃源一样。小华报到那一天,一名叫小花的代课教师接

【王树国散文】一切为了孩子

       小华参加特岗考试,首选旮旯村小学。这里四季如春,像世外桃源一样。小华报到那一天,一名叫小花的代课教师接待了小华。后来,小华常常与小花一起讨论教学,一起升火做饭。  

  小华的学生小花的表弟大毛,看着小花有事无事就去找小华,心里就不舒服。大毛认为,表姐将来就是他的人,绝不允许任何男人去接触。大毛说:“姐,我们这个老师生活很邋遢,哪像个老师,你不要和他来往行吗?”小花把这话说给小华听,小华不解,就找大毛谈话。大毛说:“你就是很邋遢嘛,我说错了?”其实,大毛最不喜欢自己的老师和表姐在一起。小华怎么也猜不透大毛会这样想,只是看着他的学习成绩一天不如一天,作业是越来越不认真,上课是越来越不专心,甚至还时不时地逃课。小华拿大毛无招,就去村里找大毛的爹老张叔。

  老张叔也觉得蹊跷。大毛怎么会这样想呢?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管起他们老师的事来,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呀?学生说老师的坏话,那还了得,老师不生气才怪呢!这小子真是该好好教训一顿。

  老张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凡事都讲个“认真”二字。揪着大毛的耳朵就去见小华,死活要让大毛给小华认错。老张叔左脚一抬,正好踢到大毛的腿弯弯上,大毛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小华面前。大毛不服,甩了甩头,想挣脱父亲的手。老张叔在大毛的脑门上撮了几指头,指着大毛就一顿大骂:“你个龟儿子,你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遇到这样好的老师。人家学历那么高,要不是国家政策好,你还没那个福气呢,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一个小娃娃家,不好好读书,别给老子丢脸。”吼着吼着就是一记耳光。“啊?无论怎么说,他是你的班主任老师,人家是有工作的人,小花能嫁这样有学问的人,那是她的福气!你一个小娃娃,懂个屁,乱嚼牙巴骨,你只管读你的书,大人的事,谁要你管!”老张叔气愤地数落着儿子大毛。

  小华一时不知所措,手忙脚乱,急得团团转。大毛却在心里责怪小华,不时抬起头,用眼睛警告小华,“你记着,敢找我爹告状?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华看着大毛的眼神就有些发毛,知道大毛又要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小华只有向家长求情:“张叔,别打大毛,都是我不好,谁叫我不争气呢?你就别怪他了。”大毛说:“爹,你别忘了,表姐是我的媳妇,他凭什么要和我争?”老张叔又是一记耳光扇过去,歇斯底里地骂着:“你他妈的,球大一个人,书不好好读,就想找媳妇,从哪学的?谁说你表姐是你媳妇?哪个龟儿子敢说是你媳妇?”大毛没有哭,只是一个劲地喘着粗气,咬咬牙,生硬地说:“她小时候亲自说过,等我长大了就嫁给我。不信你去问她?”老张叔无言,只是一个劲地叹着气,对小华说:“对不起啊,老师,我教子无方,竟然养着这样一个孬种,真对不起啊!”小华说:“这不怪你,说明孩子懂事的早,是我不称职啊!”大毛是一不做二不休,横下心来,看看父亲又看看老师,说:“爹,老师,书我可以不读,但小花姐我要定了,如果老师硬要和我抢,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起身就往外跑。老张叔望望小华,连声说:“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这叫我咋整嘛?”小华说:“张叔,别急,我自会处理,你先去找找大毛,万一他一时想不通,弄出个三长两短的也不好。”老张叔一脸的无奈,皱皱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嘴里不停地骂着:“唉,死了算,死了清静。”说完便火急火燎地走了。

  大毛越想越不是滋味。表姐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就嫁给我的嘛?她倒好,去老师面前告我的状,真不够意思!是不是她真喜欢上我们老师了?一气之下,跑到了表姐家,小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气冲冲的大毛拖到了房后的小树林。小花问:“你这是干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拖这儿来?”大毛毫无羞涩地说:“你小时候是不是说过,等我长大了就嫁给我?”小花说:“你这个混蛋,那是小时候逗你玩的你也当真?”大毛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说话要算数,反正我是会长大的,现在就是不准你和我们老师好。我已经和老师说了,要是他敢和我抢,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小花一边劝一边吓大毛:“大毛,你还那么小,得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大学了,外边的漂亮女孩多的是,姐这样子很普通,又是个没出息的代课老师,哪值得你这样聪明的小男孩去等呢?你要是不好好读书,姐会一辈子不安的。因为姐的一句玩笑话,让你记在了心里,会害了你的。你也不想想,我大你那么多,怎么可能嫁给你呢?”大毛说:“我妈就比我爹大几岁嘛,他们行,我们为什么就不行呢?还有你妈不也比你爹大吗?”小花说:“大毛,你一个孩子家,怎么满脑子想的尽是些大人的事?你如果要一意孤行的话,我就消失在你眼前,让你见不到我,更别想让我带你玩了。”大毛说:“反正我跟我爹和老师都说过了,我的书可以不读,你,我是要定了,老师胆敢跟我抢,我就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可是说到做到。”小花看大毛情绪不稳定,就连骗带哄地说:“你这个屁娃娃,怎么那么一根筋呢?你要是能考上大学,姐就等你嘛!你如果不读书,就别怪姐无情了。”大毛这才嘟嘟嘴,放开小花的手,伸出二拇指就死活要和表姐拉勾,嘴里说着“拉勾,算数,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狗。”小花哭笑不得,无奈地点点头,“嗯”了一声,回头就走。大毛看着小花姐难为情地离开了自己,渐行渐远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房后的小树林。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848.html

文章标题:【王树国散文】一切为了孩子